用户名:
密码:
第1节 第一章

运河似龙,破舟如棚,行船纤夫背陷绳。荒月泪,苦经营。千里江淮无桑农,万顷山河起悲声。东,造了反;西,交了兵。

——《山坡羊》

话说王仙芝的夫人尚巧云来到黄河堤畔,送王仙芝上船。她见家里衣食宽绰,不想叫王仙芝再出行贩,就把噩梦做个说辞,想留住王仙芝。王仙芝少不得慰谕她几句,说道:“妻啊,

关东百日不来雨,淮右淫霖如瀑泼。

田地干开三尺缝,青禾旱死五毒多。

且回润睦学商贩,再去淄齐售谷帛。

不恋家财存万贯,也须景遇揭开锅。

如今适逢春夏之交,天时向暖,不趁这时候翻腾上三瓢两勺,以后如何过日子?我是男子汉大丈夫,总不能蜗守在家,撇了事业!巧云,你不必操心,安心守着家,孝敬二老。你兄弟尚武来咱家时,叫他把咱家的白米捎走一袋,聊以补虚。”王仙芝说罢,辞别了尚巧云,拱手上船。

刘强、金老大一声号子,水手们收缆开船。刘强掌舵领路,空船一溜东下。适逢顺风顺水,船行迅速,三只船由黄河拐进运河。

大家见码头就停,打听了几处生意。见盐粮价钱都不如意,金老大对尚君长、王仙芝说道:“要是没有合适的货物装载,咱也不能空船走。就把济州的簸箕、茓子采装上船,运到南边,江南的民户家家需用此物。虽说赚不住大钱,往来的盘缠绰绰有余了。”大家依了金老大,就在济州码头采装了三船簸箕、茓子,然后开船,沿运河南下。

次日,船出泗州,顺水行舟,快如奔马,不觉已到午时。刘强押在前船,他见红日已到中天,就把船速减慢,靠岸拢住船,叫水手打火造饭。后边的金老大两船见前船拢住,也把船只停靠岸边。王仙芝、尚君长、尚让等人见船已停稳,相互招呼了一声,各自下船上岸,散步净手。

这时,从运河上水头冲下来两只船。那两只船满装材板,顺流而下。船行到这里,他们见有三只船停住,那船上的老大也吆喝水手:“拢船打火!”有两个大汉站在船头,他们望见王仙芝等人在岸边散步,就从船上跳了下来。

尚君长细看那两个人,只见左边的一个人,慈眉善目,七尺以上身躯,行路时,略见脚跛;右边的一个人,虎头虎脑,豹眼环睛,七尺以下身腰。一看就知道,这人不是性情中人。

只见那两个大汉往丛林中走去。杂事已毕,扭了出来。那个跛脚大汉看了看王仙芝、尚君长、尚让和水手,又见金老大年岁稍长,就把金老大认作是船老大。他朝金老大拱手说道:“船哥,拜揖了!”金老大拱手还了一揖,说道:“兄台,有何见教?”跛脚大汉走到金老大的身边,低声问道:“船哥从何处来?往何处去?”金老大久在河上行走,每遇生面人问事,向不实告,就诳说道:“从信州来,往富阳去。”跛脚大汉听说金老大是去下江,面现喜色,低声问道:“船哥,意下可否捎些好盐回乡?”金老大听说捎盐,就知道遇上同路人了。他随口问道:“价钱如何?”跛脚大汉伸出两个指头:“一两银子两斤好盐,保晶无粉。”

哪知他俩的声音虽低,却是顺风,十几步外,那话听得清清楚楚,尽都传进尚君长的耳朵里。尚君长也不懂江湖规矩,听见跛脚大汉的盐价高,他也不怕别人听见,就朝金老大高声说道:“私下贩盐,是杀头的罪名,如何敢要?”

那边的虎头大汉听见尚君长如此高声说话,全不懂江湖上的规矩,忍不住瞋目瞪眼,怒道:“不成交易便罢,值不得高腔!终不然,敢去报官?”金老大听见虎头大汉怒斥尚君长,心里不忿,就回了一句,说道:“这位兄弟,在下不曾得罪,值不得开口伤人!”虎头大汉手指金老大怒骂道:“就是伤你,你敢如何?惹得爷发怒时,板刀把你砍作两段,扔到河里喂鱼去!”

尚君长不觉发怒,手指着虎头大汉骂道:“乌龟虫!待要砍谁?”虎头大汉见尚君长敢指着他的脸口出秽言,二话不说,两步跳到尚君长面前,冲着尚君长,呼的一声,当胸就是一拳,一边骂道:“贼酸奴,寻死鬼!砍就砍你!”

尚君长见他拳到带风,就伸手接拳,侧身前引,只稍用力,那虎头大汉立脚不住,“嗵、嗵、嗵”,往前栽了数步,扑通一声扑倒在地。尚君长口里骂道:“天没霖雨,王八也来作精!”

虎头大汉吃了亏,呼的一声从地上爬起来。跛脚大汉要出手,虎头大汉高声说道:“哥,你站开!叫我劈了这贼!”说罢,手指尚君长,恨道:“是好汉的,莫要走!”

尚君长大背着手,冷笑道:“爷往哪里走?爷正要在这里散步哩!此地须不是你家,你敢把爷奈何?”虎头大汉口里嚷道:“有种!有种的……”他跑回船上,转眼间手提一把长柄大板刀跳了出来,身后还有六名水手大汉,各携刀枪下船,抢上岸来。

王仙芝和尚让正在岸上说话,忽听尚君长与人喝骂,就想去看个究竟。王仙芝还没有转身,就见那个虎头大汉奔回船上,提刀而出。王仙芝更不怠慢,纵身上船,顺手提出一把长柄大刀,朝尚让投去。

尚让接刀在手,只一纵身,挡在尚君长的面前。他朝虎头大汉喝道:“朋友,有话好说!值不得动手动脚,伤了同行的和气!”

虎头大汉见尚让提刀拦住他,越发大怒。只见他脖子上的青筋暴出,连声骂道:“呸!呸!今天爷爷晦气,才遇酸鬼,又撞上小贼!儿少充大,且吃三爷一刀!”他口到手到刀到,大刀挂着风声,直奔尚让的顶门砍来。尚让闪身隔过大刀,挥刀朝他劈去。两个人撒开身子,杀作一团。

王仙芝早已提枪在手,站在一旁,以便急时出手相救。尚君长手提一杆长枪,虎视着后边的六条大汉。两人见这虎头大汉远非尚让的对手,就把悬心放下。

这时,刘强、金老大率领着五名水手,提刀绰枪,奔上岸来,要给尚让帮拳。尚君长将他们止住。

虎头大汉与尚让劈不过七招,被尚让架开大刀,飞起一脚,把他踹出一丈开外。那汉子被尚让踢中下裆,疼得口里哇哇大叫,扑通一声摔倒在地上,弹着腿挣扎,却起不来。

那个跛脚大汉见自己兄弟吃亏,手提长枪,对尚让大叫道:“来!来!来!与你斗个高下!”他话音刚落,六名水手就擎着刀枪朝尚让围了上来。

刘强见了,就要率领水手动手,却被王仙芝止住。

尚让见有七条大汉围了上来,朝自己舞刀戳枪,竟是丝毫不惧。只见他冷笑一下,呼的一声,刀头直奔跛脚大汉劈去。跛脚大汉急忙举枪架刀,只听当的一声,尚让纵身跳出枪围,不等跛脚大汉转身,挥刀朝水手汉子们扫去。四个水手急往后退,却有两支枪直奔尚让的后心刺来。

尚君长正要援手,只见尚让一个鸳鸯拐,长刀竖起,身子一旋,当当两声,把两支长枪扫开。他不等那两个水手收枪,旋风连环腿踢出,两个大汉“哎呀”两声,滚出老远。

王仙芝见了,吃了一惊,暗自道:“不料尚进德如此厉害!看来,平日所见,未显真功!”王仙芝一边惊叹,一边放眼再看,那七条大汉已被尚让打倒四人。跛脚大汉和身边的两个水手手里端着枪,却不敢上前,只敢嘴里哇哇乱叫。

尚让正要收刀,却见运河上流冲下来两只快船。那船上的几个汉子,见有人在岸边打斗,开始嗷嗷乱叫。其中有个大汉,手指岸边大喝道:“何处野人,敢在俺泗州的土地上动手动脚?”他叫人拢住船,去船头拾起一条钢枪,不等舟船靠岸停稳,就用枪杆点水,嗖的一声,飞身上岸。只这一式“蜻蜓点水”的漂亮轻功,就叫岸上的人拍起手来。

王仙芝细看这人,见他身穿蓝色长袍,腰扎黑色宽丝带,长条身腰,方面大耳,口角一片朱砂记,远远望去,颇带几分豪爽之气。

这条好汉哪:

命犯煞星时运挫,常年舟贩走两河。

性发曾闹三州府,泗阳一霸毕师铎。

王仙芝正要上前行礼,汉子手指尚让喝骂道:“你这白面鬼,面善心恶!我大老远就望见你把众人打倒!这千里运河上,最可恼的就是恃强凌弱!爷在河上许多年,最好打抱不平!今天,要不损你一条腿,你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那汉子骂罢,一声断喝:“看枪!”枪缨一抖,枪尖带着风声,明晃晃地朝着尚让刺来。尚让侧身让过枪尖,笑道:“不知是哪缸里的臭蛆,却来胡搅缠!爷要杀了你,也是个无名鬼!”汉子听见尚让损他,怒道:“少卖大言!胜过我这条枪时,再损人不迟!”

那一旁落败的跛足大汉和那个虎头大汉,手里提着枪刀,口里同声叫道:“快戳他三百血窟窿!灭他鸟嘴!”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