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2节 第二章

这边的汉子出手甚快,枪尖不离尚让的心窝。他口里却去嘲骂那个跛脚大汉:“夹尾狗,落架鸡!不用你教,爷自会打他!”尚让看这汉子貌似精明,却是一味地胡搅蛮缠,心上未免来气。

正在这时,耳听王仙芝叫道:“朋友,报个名姓,再斗不迟!”汉子高声叫道:“等我打尿你们五七个人,就知道我的名头了!”尚让闻言,讥笑道:“凭你三脚猫的功夫,也配称‘名头’二字?”此言一出,引来一阵哄笑。

这时,他的船上有人厉声大叫道:“毕哥,遇见这些花梢蛇,往死里打!不要留情!”

王仙芝循声望去,见他那船上立着好几条大汉,都拿着单刀。那个叫喊的汉子,扑通一声跳下船来,手里拖着一条浑铁棍,指着尚让。王仙芝看时,只见他:

浓眉大眼虎汹汹,恶似天宫莽巨灵。

铁棍劈杀鬼也怕,屠狗壮士名许京。

尚让瞄一眼拖铁棍的汉子,不去理他,却把手里的长刀一抖。那刀放出万道寒光,刀刃紧贴着“毕哥”的门面闪动,“毕哥”渐渐脚乱。

提铁棍的汉子见他“毕哥”将要落败,就大声叫道:“哥,不要慌!我来帮你!”叫罢,抄到尚让身后,呼的一声,举棍朝尚让的头上劈去。

尚君长提枪在手,心里思量道:“这几个人物,功夫平常,没啥高明,只是一味歪缠。要不伤他几个人,谅难退去!”想到这里,尚君长顿了一下枪杆,就要出手。却听尚让一声大喝:“出去!”提浑铁棍的汉子刚交上手,就叫尚让划了个刀花,翻腕回刀,刀柄下沉,柄环响处,当啷一声,撞中那个汉子的肩胛骨。那个汉子“噔、噔、噔”倒退了好几步,收身不住,直滚下河岸去了。

“毕哥”见伙计被伤、滚下岸去,心里一惊。他有心跳开,又怕别人笑他,无奈何,只得使出奶力,与尚让死拼招架。

就在这时,河上游又下来两只快船,船轻水急,其行如飞。船头并立着两条大汉,一人大背双手,一人手持鱼叉。他们早已望见岸边有人打斗。那个持鱼叉的汉子手指岸边,不知说些什么。却听那大背手的汉子高声喝问:“什么人?敢在河边寻仇!”他不待拢船,就用脚轻点船帮,呼的一声,飞身出船。只见他伸手抓住河边的一条柳树枝,借助柳枝的弹力,往前一跃,轻轻地落到岸上。岸上的人见了,喝彩喧哗,一阵鼓掌。

王仙芝再看此人,凛凛一条大汉,堂堂一表人才;虎眉秀目,龙鼻方口,紫面无须,细腰长臂;腰围一条大缚,十分利索。他就是:

落魄壮士名柴存,路见不平敢挺身。

造化艰难称帝祖,敕封平唐先锋臣。

只见他走前两步,来到尚让前边,沉声喝道:“使枪的汉子,你不是这个白脸的对手,快快闪开!”那个“毕哥”正在惶急,听见此言,如逢大赦一般,就尽着平生的力气,呼地虚刺一枪,把身子一滚,滚出老远,跳起身来,后退数步,脱了刀围,擦了一把汗,大口喘气。

尚让转眼看去,见又是一个汉子来管闲事,心里不解:“今天是何时日?莫非犯了杨公忌?怎么有许多无理之人,连个名字也不报,就蛮来动手?难道今天非要我杀人不成?”

尚让正在思揣,却听那人喝道:“看你刀法,却也不弱,只是你不该仗技欺人!这是我断断不能容忍者!我也不动刀枪,只凭我这两只手,足可胜你!你别怕,我不取你性命,只打断你一条手臂,叫你终生做个执照!也叫你知道:天外有天!”

尚让听了不觉大笑,损骂道:“臭鱼烂虾,也来夸口!我若一刀斩了你,枉费你父母一番苦养!”汉子听了也不发怒,只是挥拳缩身,朝尚让钻来。尚让后退一步,把刀向尚君长掷去,然后缩身揎袖、沉肩挥拳,二人打在一处。

尚君长见这大汉的功夫似乎不弱,然而要胜过尚让,怕是艰难。他正在观望,见那人肩上被尚让击中一拳。大汉身子晃了一晃,却又稳住步法。

两人正在凝神相斗,船上那个拿鱼叉的汉子已经上岸。他大叫道:“哥,费啥球功夫?快躲开,叫我一箭结果了这贼!”

王仙芝听了,吃了一惊!你道为啥?原来,王仙芝只看见他手里拿个鱼叉,并不见他手里有弓箭。不知何时,他已经张弓搭箭了,并且还是咬着牙、恶狠狠地对着尚让的后心射来!

王仙芝不敢怠慢,飞跳两步,来到尚让的身后。眼看着那汉子的箭嗖的一声射出,王仙芝伸手让过箭镞,翻转二指,嚓的一声,捏住来箭!岸上的人哄的一声,欢呼起来。

王仙芝回头细看,见是拿鱼叉汉子身边的一个水手递上的弓箭。王仙芝怒道:“微末小技,也来逞能!”他指着递弓箭的水手喝道:“我要一箭穿了你,可惜你一条性命!你操坏心,得吃些苦头,好叫你知道我投箭之技天下无双!”

王仙芝言罢,右手捏箭,望着水手呼的一声投去。水手见他没有弓,只用手投箭,就咧嘴笑笑,并不在意,只是略微闪了一下身子。谁知王仙芝头一掷,箭未出手,等水手躲身时,他迅即挥手,叫一声:“着!”那支长箭直如长眼了一般,噗的一声,稳稳地扎在水手的左臂上,立见鲜血流出,疼得那个水手声泪俱出。

原来,王仙芝的刀枪功夫并不出类,骑射投箭却是一绝。据晚唐无名氏所作的《实录》记载,当时能手接来箭、投箭伤人的,普天之下,只有四个人:一个是荆南兵马使、龙镶上将刘巨容,一个是东都留守、骠骑上将曾元裕,一个是王仙芝,一个是黄巢。

今天,在这运河边上打斗,那个水手不识高人,中箭吃亏,自不待言。

有诗为证:

身怀绝技品行高,不去人前显自豪。

急智挪身突闪手,照出好汉武功骄。

持鱼叉的汉子见王仙芝投箭伤了自己人,吃了一惊。他相了相王仙芝,见他空手接箭、英气逼人,料是高手。他不敢去斗王仙芝,却撇了弓箭、拖着鱼叉,朝着尚让咬牙骂道:“你吃老爷一叉吧!”咦!果然厉害,真是声出叉到,又毒又狠,直刺尚让的后心!

尚君长见了,撇开手里的大刀,挥枪挑开鱼叉,喝道:“你是何人?敢打偷锤!”拿鱼叉的汉子不答,转过叉头,鱼叉带着风声,望定尚君长的前心,呼的一叉刺来。尚君长侧身躲过,怒道:“我与你何仇,敢下绝手?”鱼叉汉子不语,看着尚君长,“呼、呼、呼”又连刺三叉。尚君长跳开,朝使鱼叉的汉子喝道:“我要一枪结果了你,可惜你来人间一遭不容易!”

拿鱼叉的汉子充耳不闻。他猱身纵步,把鱼叉直逼尚君长刺来。尚君长冷笑道:“世上竟有如此的混人,真真是不识进退!”他把长枪划了个枪花,当的一声,砸开鱼叉,枪尖直刺使鱼叉汉子的双眼。拿鱼叉的汉子急忙回叉隔枪。尚君长侧身转步,看准鱼叉把,喝一声:“放手!”枪尖沿着鱼叉把刺下。拿鱼叉的汉子失声叫道:“哎呀!”急丢鱼叉时,左手的虎口已被枪尖刺破。尚君长打个箭步,飞出一脚,踢中使鱼叉汉子的软肋。那汉子又叫一声:“哎呀!”身子往后噔噔噔倒退三步,摔倒下去,屁股正好砸在一个老树根上,痛得他龇牙咧嘴,哇哇大叫。

那个败阵的“毕哥”站在一边,见鱼叉汉子痛得大叫,就破口大骂:“谁家王八羔子,偷了这棵树,却又留下树根伤人!”大家听了,拍掌大笑起来。

尚君长这条枪,端的厉害!有诗为证:

红缨锋利火尖钢,好汉使泼一条枪。

杨柳岸边嬉笑骂,挑起运河扔到江。

再说打斗的紫面大汉。他与尚让拳脚相拼,亏多利少,却也没有落败的势头。二人正斗之间,忽听嗵的一声,却是拿鱼叉的汉子摔倒了。紫面大汉偷望一眼,见鱼叉汉子右手握着左手,鲜血滴滴外淌,不觉火冒三丈!他朝尚让虚打一拳,趁尚让挥拳遮挡时,噗的一声跳到一边,丢下尚让,拾起地上的一柄大刀——原是尚君长丢下、尚让所用的大刀。

紫面汉子跳前一步,拖刀在手,望定尚君长,呼的一刀劈下!王仙芝、尚让同时大叫:“看刀!”当时尚君长并不在意,及大刀带着风声劈来,尚君长急忙躲身,那刀竟是擦肩而过,把个尚君长吓出一身冷汗。他毕竟是武术世家的子弟,不等对手第二刀劈来,早已“唰、唰、唰、唰”连刺四枪,把紫面汉子逼得步步后退,然后才长出了一口气。

紫面汉子见偷袭不成,又见尚君长出枪神速无比,知道今天遇上了高手,他却公然不惧。只见他提刀凝神,劈、斩、砍、削,刀刀带风,出手稳重老练。尚君长见紫面大汉运刀得法、起落有序,确是武家高手,不禁暗暗称奇。他就喝道:“汉子,且住手!”紫面汉子见尚君长叫停,认定尚君长怕他,反而一刀紧似一刀地朝尚君长劈去,口里叫道:“还我一盆血,爷就饶你!”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