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草儿
爱我所选择,选择我所爱
留言 | 短消息 | 加好友 | 加黑名单
 用户昵称:草儿
 最后登录:13-06-25 09:19
 会员等级:注册会员
 会员积分:133 分
 空间访问:32008 次

日志文章

就这样被你俘虏了

时间:11-09-26 11:14   作者:草儿

                                                        
   一\白马王子出现
  
  我一定要找个英俊,潇洒而且浪漫的白马王子。这是阿红对自己的爱情宣誓。
  
  阿红在家排行老大下面还有二个妹妹和一个弟弟,读到高三家里再也支撑不起她的学费,便辍学跟随着表姐到广东,在东莞厚街一家电子厂做了一名生产线上的包装工。阿红人长得漂亮又年轻,嘴也甜经常大姐,大哥叫得那些生产线上的老员工心里直热乎,很快就摸清了生产线上每个流程的工序和操作要点。不到三个月提成QC。当上QC后阿红轻松多了每天在线上转悠,查到品质不合格的产品就退回技术员修理。技术员大都是男的,厂里管叫机修员,第一次拿着接触不良的主机去找机修员阿红有点胆怯,站在机修房门口时不时朝里面看一下。
  
  “小妹,你找我吗?”一个帅气阳光的男孩冲着阿红笑。阿红看着他露出的两排洁白牙齿一下缓过神,连忙把主机递过去说:“嗯,你是机修员吗?这台主机有点接触不良得重新检修一下。”林风笑着接了过来:“你稍等一下,十分钟帮你搞定。”趁着林风在修机,阿红偷偷地打量机修房。“不用看了,其他人都分配出去了。”林风用余光瞟了一眼阿红又接着干手上的活。噢,阿红支唔了一下,有点不好意思的捏着衣角。很快主机修好了,阿红接过来时林风一直用眼睛瞄着她笑,阿红一下失了神手抖了抖,眼看主机就要掉地下了,林风双手一托把主机连同阿红的手一并抓在手心。主机没掉,可阿红的心却扑通扑通跳个不停,紧接着羞红了脸,林风也松了手直直地盯着她笑:“小妹,新来的吧?下次有问题直接来找我就可以了。”阿红一溜烟跑了。
  
  下班后回到宿舍阿红躺在床上再也睡不着了,白天那一幕总在眼前晃,帅气高大的林风不就是自己梦寐已求的白马王子吗?可不知道他有没有女朋友,能看上自己吗?爱情要靠自己争取可我要怎么做呢?
  
  二\发拖糖
  
  昨晚一夜没睡好,早上顶着两个熊猫眼上班,阿红的姐妹们都关心问:“小妹,怎么啦?是不是有人欺负你?”阿红直摇头:“没有啦,就是有点想。。。想家了。”好险,差点就把心中想的白马王子给抖出来了。十点钟生产线上又查出两台有问题的主机,老大让阿红给送过去修,阿红正想着林风呢,想不到机会就来了,爽快的答应了,可马上要见白马王子又有点紧张,不知道见了该说些什么?同事阿琴看见她磨磨蹭蹭地就说:“小妹,一个人不敢去吗?是不是怕那群狼把你给吃了?走,大姐陪你去。”到了机修房门口,老远就听到里面有人叫:“小妹,到这边来有什么问题大哥给你搞定”。看着这群嬉皮笑脸的男人阿红还来不及开口,阿琴已经在叉腰训他们了:“你们这群男人给我听清楚了,阿红是我的妹妹,以后谁都不许打她主意,好好干活要不小心我告诉风哥扣你们奖金。”一提到要扣奖金,这群男人搭下了脑袋。
  
  “谁在说我呀?”林风笑着走了进来:“阿琴,又来探我的班啦?”阿琴拉着阿红的手对林风说“给你介绍下,这是我新认识的小妹阿红,以后她退过来的主机不许为难她。”林风别有深意看了下阿红说:“阿琴,你的妹妹就是我的妹妹,我一定比对亲妹妹还要好,你放心好啦,以后只要是她退回来的产品,一律亲自检修,这样可以吗?”
  
  听了林风的话阿红才搞清楚原来林风是这群机修员中的领班,大家都管他叫风哥。后来阿琴也告诉她,林风今年25岁,广东人,到厂里一年多,常和阿琴的表哥在一块打球,当了表哥几回啦啦队也就和风哥成哥们了。自从阿琴要林风关照阿红后,林风每次看到阿红过来都放下手上的活,主动接过阿红递上来的不良品,然后给阿红送上一杯水让她坐在一边等,每次都说上那句“:十分钟搞定。”可有时十分钟过去了,林风又找借口说哪里还不行,得用烙铁换上哪个零件,拆了又给装上,总要多拖点时间。再去时细心的林风知道阿红不喜欢喝白开水,要么就是一杯奶茶,要么就是咖啡送到阿红手中,有时还趁没人注意塞给阿红几颗巧克力。阿红每去一次心里就多一层欢喜,多一丝感动。机修房里的男人都清楚,风哥是真的看上阿红了,以往都是坐着那喝茶对他们吆三喝四,现在每回阿红送过来的不良品都要亲自上阵,他对面的那张凳子也是一天擦好几回,一双眼总是朝门口转悠,半天没见阿红出现就说要到线上视察直接到车间看去了。
  
  时间长了姐妹们和工友都知道林风和阿红郎有情妾有意,阿琴也在中间撮合,催林风先把拖糖卖了。要不,阿红被别的男人抢走她可帮不上忙。厂里一直有那么个传说,谁和谁拍拖,就得给整个车间的人分喜糖吃宣告此人为我所有,后来为了顺口也就叫成拖糖了。星期天晚上一般不加班,下班前夕阿琴就站在车间里喧告风哥发拖糖啦,哗啦一堆人就上来抢,阿琴只好站到桌子上往下面抛,拿到糖的人又围住了阿红道贺,都祝福她和林风白头偕老,早入洞房,早生贵子……
  
  三\英雄救美
  
  自从在厂里发了拖糖,林风和阿红的关系迅速关展。每天吃饭和上班都粘在一起,下班后也要手牵手到厂门口吹吹风,或者上夜市卖点小吃坐在路旁的情人椅上,你一口我一口边吃边聊似乎总有聊不完的话题,总是要到厂里宿舍熄灯的时候才回来,然后各自在宿舍里摸黑冲凉,再等到一大早别人还没起床的时候洗昨天的衣服。累是累点可阿红心里甜蜜蜜。交往了几个月也弄清了各自的爱好,林风喜欢打球,爬山,看书,阿红喜欢溜冰,上网,旅游。
  
  又一个星期天晚上不加班,林风又一次放弃了打球陪着阿红去溜冰。每次去溜冰林风都带上本书,帮阿红卖了票一起进去然后阿红在那尽兴地飞舞,林风坐在溜冰场休息椅上静静地看书,有时也会和扑面而来的阿红对拍下手或者来个飞吻。今天的人好像比往常要多一倍,阿红有点兴奋她就喜欢人多溜起来才有气氛和冲劲。阿红前溜,倒溜转弯样样拿手,如同一只花蝴蝶在草丛中穿梭是那么的引人注目,让你忍不住想和她一起飞翔。才上去十多分钟就有几个男生邀请阿红一起共舞,都被阿红婉拒了。一会又上来一个光头男生,带着一身酒味,一看就是个混混样,阿红很小心地拒绝可光头却说:“美女,怎么能这么不给面子?咱们俩要是合作那才是配合的天衣无缝,保证场里人看了大开眼界。”说着说着手就开始来拉阿红,阿红吓得直后退,一群人围上来看热闹还有的男生跟着瞎起哄。“双飞一个看一下嘛让我们过过眼。”光头更来劲了,一步步逼上前手就快圈上阿红的腰了。就在这时候空中一道狐线而过,一本书从天而降硬是把光头那只没有防备的手隔离了阿红的腰。光头开始咆哮“是谁?哪个敢和老子作对?”。“是我”林风站了出来及时搂住吓白了脸的阿红,对着光头说“这是我女朋友,请你不要骚扰她?”光头轻蔑地看了一眼书生气的林风:“是你女朋友又怎么样?来了这个地方就我说了算,老子今天还一定要和她双飞溜一场。”光头再靠向阿红的时候林风已经按捺不住——‘砰!’拳头狠狠的打在了光头肩膀上,光头连连后退抱着胳膊倒在地上不停的叫,好不容易爬起来又被林风脚一拌,像恶狗扑食样趴在林风脚下。阿红看到光头已经倒下再也没有兴致玩拉着林风要走,光头从地上挣扎起来掏出手机在打电话,冲着林风喊“有种就别走,老子非辟了你不可?”林风一听也来火,还想找揍今儿个就奉陪,阿红已经开始发慌了凭着女人的直觉知道光头不好惹,硬是拉着林风把溜冰鞋给退了赶紧离开,林风却说刚才打光头把手弄脏了,非得上趟洗手间洗个手。从洗手间出来就离开了溜冰场,走出五分钟对面冲出二辆麾托车载着四个人直向林风和阿红撞过来。吓得他们左躲右闪,魂飞魄散,车上的人在离他们一米远的地方跳下来,上来就围住林风拳打脚踢,嘴里还吼着:“敢打我大哥,活腻了你”林风被混混们圈在中间揍得抬不起头,心里却想着别让阿红受到牵连大声叫阿红快跑,阿红急得大哭,哭着喊:“求求你们别打了。别打了好吗?”没有人在意她说的话,旁边的人看见此番情景后都绕道而行,显然不想惹祸上身。林风终于凭着打篮球的伎俩抬起了头开始狠狠地还击,把挡在他最前面的混混一脚踢在对方的胸口上,又一拳击倒另一个混混,另外两个混混一看也红了眼,看着倒在地下的两个兄弟,伸手从裤蔸里掏了折叠小刀朝林风刺去。阿红看到明晃晃的刀仿佛看到林风已经倒在血泊之中,也不知哪来的勇气拖住其中一个混混的拼了命的撕扯着,林风还是躲闪不及手臂上划了一刀,血一下溅了出来,疼痛让他有点失去知觉,脑海里却只有一个念头不能让阿红受伤,用手示意着阿红快走。看到林风已经见红还死撑着,混混们也觉得后怕,扶起受伤的那两个混混上了摩托车“嗖”一下就没了人影……
  
  四\人和心一并迷失
  
  阿红扶起受伤的林风,打车直奔医院。阿红从小就晕血,每次见血就吐上好几回,在去医院的路上看着林风胳膊上往外冒血她却没有要晕的感觉只是觉得心痛得无法呼吸,好怕一下子就失去他……愧疚,自责的泪水叭嗒叭嗒往下流。林风睁开眼把头靠在阿红的胸前,听着她的心跳,傻傻地一笑:“丫头,你哭起来好难看哟,头发也乱了。”说着用那没受伤的手来捋阿红的头发。“你别动,别动,我自己来还不行吗?扯动伤口怎么办?”“哪有那么严重?能这样近距离的靠在你胸前,享受片刻的温馨就是再挨上一刀……”“呸,呸,呸,”阿红忙用手捂住林风的嘴。到了医院,林风被送进了急诊室,医生说刀口有点深得动手术缝针,让阿红去把手续办了。阿红蹬蹬地上一楼挂号,二楼交费,三楼拿药,由于心里装着林风跑上跑下也不觉得累都忘记脚上穿着十公分的高跟鞋,在陪林风走出医院门口才觉得一停下来脚有点软都站不稳了。算算时间厂里也该关门林风安慰阿红:“咱们今晚就住外面吧,明儿一早回去好吗?”阿红有点犹豫不决,长这么大还没跟男人在外过夜,真做了出格的事,怎么办?林风似乎看透阿红的担扰,笑着说:“你放心,咱们开两间房,一人一间,你看我都成这样了,还能把你怎么样?”说着把那受伤的手在阿红面前晃了晃,阿红没吭声算是同意了。
  
  他们找了一间都市客栈让服务员开了两间挨在一起的房间。回到各自的房间,阿红还是不放心把门反锁了,然后去冲凉,冲完凉出来没听到林风敲门,心里又有点不平静,觉得自己是不是没魅力怎么林风也不过来看一下自己,正想着要不要去看他,毕竟今天的事是因她而起。门响了,阿红开门见林风傻傻地站在门口说:“我—我睡不着,想和你聊聊天,可以吗?”阿红压抑内心欢喜故作冷漠地说:“来都来了,进来吧。”坐在床边阿红和林风开始了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一会儿就没了话题都觉得气氛有点紧张又不知拿什么来当开场白,阿红想起一个儿时的游戏成语接龙,接不上就算输,赢的可以刮输那方的鼻子。这次倒是没冷场,两人玩得不弈乐乎,开怀大笑,在林风这个才子面前玩文字游戏阿红输得是理所当然,刮得多了,阿红开始躲闪,林风就捞她氧氧。阿红咯咯地笑着在床上滚,一不小心碰倒了林风。林风一个翻身一下子把阿红压在了身下,两人就那样对视着,炽热的眼神无声的在交流,多希望时间就停留在这一刻。林风再也按捺不住温柔地吻上阿红娇艳欲滴的唇,阿红涨红脸闭上眼开始回应着林风,唇舌长时间的交缠,使得阿红有点气喘吁吁,胸前也一起一伏地颤动让林风感到心率加快,下身恍如一阵热流通过已经开始肿胀,受不了的躁热让林风开始失去控制的抱紧阿红在她耳边哀求:“红,给我吧?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阿红也就半推半就地把自己给了林风。事后林风再一次保证会娶她。
  
  五\白马王子只是个梦
  
  回到厂里,为了方便照顾林风,阿红听从林风的两个人搬到外面住,为了怕林风一个人在家无聊,阿红还用自己攒的钱给林风卖了台电脑。溜冰场更是一次都没去过,下班也不再和姐妹们嗑瓜子,逛街,而是回到出租房做饭,炒菜,洗衣,拖地,林风就在一旁玩他的电脑。一个月后,林风手上的伤口愈合了开始到厂里上班,阿红感到苦日子熬出了头还在心里计划着放假和林风上哪玩,放松下心情。可下班回到出租房林风还是一如继往地玩他的电脑,星期天也不例外,从来不帮阿红分担家务,连句辛苦也没说过。让他拖下地就说我一个大男人怎么能干这种活呢?让他陪着出去玩,又推辞今天约了谁谁要打球。有时好不容易一起看场电影,看到一半接了个电话就说有事要先走一步,丢下阿红一个人在电影场傻傻地坐着。
  
  回到家里阿红怎么也想不通,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为什么林风一下子换了个人似的?难道男人都这样得到了就不再珍惜,心烦的打开电脑也不知从哪里开始玩?倒是桌面自己弹出林风的QQ号,估计电脑一直是林风用设置了开机自动上线的功能。林风QQ上线后就一直在闪烁,阿红忍不住好奇打开是一个叫梦中幽灵的女孩给林风连发2条信息。“我在老地方等你”“你到了吗?”再打开聊天记录,看得阿红从头顶麻到了脚底,也为林风最近的反常找到了原因。最近总是玩电脑玩到深夜,白天上班也老是偷着拿手机发信息,问起来时就支支唔唔地说是给家里人发,又不肯给阿红看,就连上次说去参加球赛,可阿红第二天问过同事说那天根本就没有球赛。为了不伤林风的面子,阿红一直没揭穿,有几个晚上没回家说是喝多了,就在朋友家睡,现在看来也是骗阿红的,八成是和梦中幽灵约会去了。越看越伤心,阿红气愤地关上了电脑,这个没有爱的房间是再也不能呆了,一刻也不能停留,也不知道要去哪里,大街上熙熙嚷嚷人群来回穿梭可她却觉得那么孤单无助,不记得走了多远,到了那次林风手被划伤的溜冰场。多久没来这里了,以前每次不开心时阿红都喜欢来这里尽兴的飞舞。溜到全身大汗淋淋,回去睡上一觉什么烦恼也没有了。这次也能忘掉吗?进场后发现上次找混混打林风的光头也在,阿红有点惊慌正准备离开,光头却找过来了“靓女,怎么今天一个人?风哥没陪你来?”“风哥?”阿红满脸疑惑:“你们认识?”光头笑着说:“岂止是认识?我们前几天还一块喝过酒,上次就是他出钱让我的兄弟们打的,只是我那兄弟没掌握好分寸,下刀有点重了,风哥因为这还少给了我几百元钱……”光头后面还说了什么,阿红已经记不住了,也不记得自己怎么离开的溜冰场。
  
  第二天阿红就离开了东莞,没有和林风告别,只是把那台自己攒钱卖的电脑给砸碎了。
  
   

发表评论
草儿:
表情:
验证码:   匿名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