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草儿
爱我所选择,选择我所爱
留言 | 短消息 | 加好友 | 加黑名单
 用户昵称:草儿
 最后登录:13-06-25 09:19
 会员等级:注册会员
 会员积分:133 分
 空间访问:32008 次

日志文章

我有这么一个大姐

时间:11-10-03 08:55   作者:草儿

  听妈说我小时候基本上是姐带大的,记忆中爸长年腰痛干不了重活,妈每天忙了田里的活,又要忙地里的活,根本无瑕顾及我,就让姐照顾我。如果听到我哭,妈妈会说姐没有尽到做姐的职责,好吃的,好玩的应该先让着妹妹。小时候的我很调皮也很任性,什么都和姐争,她玩什么我就要什么,一定要抢过来占为已有。可怜的姐畏惧妈的权威常常看到我抢她心爱的娃娃,小人书,只是默默地流泪。我有个不好的习惯每次吃饭,菜一上桌我就嚷嚷着要把菜分了,大半都进了我的碗。那时候家里穷,一个月也吃不上几回肉,只要肉一上桌我就说,分了,分了,把仅有的几块肉全倒进自己碗里。姐只有干瞪眼的份,到了我碗里谁也抢不走,连妈也无可奈何。如此几回,姐实在口馋再有肉上桌姐马上去夹青菜,大把大把的往碗里塞,然后放嘴里咬得咂巴咂巴响,不停地说,好吃,好吃。看着姐一副自我陶醉的吃相,好胜的我马上把那碗青菜抢过来倒自己碗里,学姐那样咂巴咂巴地吃,似乎别有一番滋味,肉也就顺理成章的进了姐的碗里。以后一旦遇上姐喜欢吃的菜或者玩具,姐就故伎重演而我次次被姐捉弄后还以胜利者自居地在那傻笑。
  
  姐很天真也爱臭美。八岁那年过端午节我和姐还有三妹走路到距我们家有4公里的外婆家,离外婆家还有一里的地方有一座石桥,那天姐穿了一双新拖鞋,走路一直都很小心,时不时地低头看一下脚,怕把鞋子踩脏了。到了石桥边我们都叫着走累了,要去洗把脸,桥下面是一条河,水倒底有多深,还从来没下去试过。姐洗完脸,又坐在桥上把脚放在手里冲,看着水从脚上哗然而过,姐高兴得咯咯地笑个不停。笑着笑着就哭了起来,水流得急把她的鞋冲走了,我说咱们顺着岸边找吧,看着还在顺水漂的鞋,姐让我下去捞,我有点犹豫平时是爱玩水,可今天是上外婆家做客衣服弄湿了,肯定得挨骂正想着姐就把我推下水了,下去后水齐腰深,找了个树枝把鞋是勾上来了,衣服却湿透了。姐说,咱把衣服拧干,躺在地上让太阳晒吧。妈就是那样晒衣服的。姐陪着我在炙热的太阳下晒了两个小时,回到外婆家细心的外婆还是发现了,担心我感冒让我换下来,我说什么也不肯脱掉身上的衣服,外婆再三保证在我爸妈来之前一定给烘干,我才没做声了。
 
  姐小学毕业准备进中学时,村里人传言中学食堂里的饭是几个人分一盒,胆小的,去到后面的都没得吃。爸妈担心姐体质不好又常头痛,耳朵疼,害怕她进了中学连饭都吃不饱,还怎么能读好书呢?就让姐休一年学等我小学毕业后一块上初中,爸妈都指望我入中学后能照顾下姐。姐很早就明白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休学那年白天妈去忙地里的活了,姐就爬上妈坐过的椅子在那木制的草包机子上打草包,打草包的时候,两只脚在下面交换着踩踏板,左右手一刻也不能闲着,得配合好往梭子上送草,晚上妈把姐换下来后,姐就把白天打好的草包对折像扎辫子一样编在一起。那根本就不是小孩子干的活,我和妹妹就在一边玩耍着,帮不上忙。
  
  终于等到我小学毕业,我和姐一起进了中学。可学校在学生未到校前就已经分好班了,姐分在50班,我分到了47班,这是爸妈没有预测到的,但学校又没有熟人所以没能将姐调到我这班来。我还是挺关照姐的,常大大咧咧的跑到她们教室找姐玩。姐进中学后除了胆小还学会了害羞,她害怕在别人面前承认是我姐,怕别人问她为什么比我大却和我同一年级读书?为什么我在班里当班长而她什么也不是……有时甚至拒绝我在同学面前叫她姐。有一次,又有同学问她比我大多少,姐就脱口而出,我们是双胞胎,她就比我大三个月。后来大家都信了,没有人再问这个问题,那时的我们包括姐自己都不知道双胞胎是不可能有大三个月的说法。
  
  从学校毕业后,一向任性,胆大妄为的我选择了打工,想看看外面的世界是不是向传说中的那么精彩,而姐却默默地接受着家里的安排。爸妈看她体质太差,胆子又小托关系给她找了个颇有名气的医生,让姐跟着学医这样至少可以照顾自己还锻炼了胆量。在我离开家的头个晚上,姐默默地为我收拾行李,从她的眼睛里看得出她对外界的渴望。长期以来对爸妈的服从和对我的屈从,让她忘记了什么是反抗。
  
  姐这一学就是七年。头三年正应了老人们说的,徒弟,徒弟,三年奴隶。姐每天像个保姆一样,早早起床,把诊所打扫干净,等师傅来了就把早餐送上去,小心翼翼地看着师傅脸色行事。中午和晚上又得给师傅做饭,做得不好免不了一顿责骂。晚上师傅下班回家,姐还要忙着把白天用过的器具放在高压锅里用开水煮了消毒,然后清理床铺,把脏的换下来洗。这些对于经常在家帮妈干活的姐而言都能接受。最害怕的是师傅让她打针,拿着针手就抖个不停,脚也不听使唤的往后退。师傅对她失望至极,说她太笨,别的学徒一个星期就能帮病人打吊瓶,你来了快一个月了还不敢拿针,不如早点回去算了,到时候学不出来还丢了我做师傅的脸。姐一听说要送她回去就急了,爸是个要面子的人,送他来时就说过,让姐争一口气,好好学医学不出来就不认姐了。如果知道自己的女儿被退了回来指不定脸有多难看,此后晚上姐又多了一项活,扎萝卜。把萝卜想象成病人找准位置就扎下去。没日没夜的练终于让姐找到了感觉,在众人的目睹下姐成功的扎下了第一针。那个病人还说这个小妹手法真好,扎下去轻轻的一点都不痛。
  
  姐师傅的诊所主要是接妇产科和儿科,有了第一次的成功姐学东西自信多了,每天拿个小本本记着师傅给病人开的药方,师傅给人接生时她也把师傅接生前后的程序和要点牢记在心,晚上一遍遍地在脑海里过目。等师傅动手术时想找什么工具的时候姐马上就递了上去。看病的人都反映姐对病人细心,有耐心。有一次帮一个年轻的妈妈催生,姐让她用力有节奏的呼气吸气,结果孩子还没出来大便硬是给涨出来了,年轻妈妈家属都闻到臭味皱起了眉头,姐却笑着处理掉了,还鼓励家属给产妇打气。姐的勤奋好学,任劳任怨感动了她师傅,开始对姐改变了态度,把毕生的技术都毫无保留的传授给了姐。一年后姐能帮上她师傅很多的忙,一点小病师傅都让姐接手了,也开始给姐实习工资,第三年姐学徒期满,姐的师傅已经习惯有姐在身边的日子,由一个月100元多的工资涨到了1000多元。三年来姐不光是学会了给别人看病,也学会了炒各种花样的菜,学会了人情世故。
  
  这一呆又是四年,在师傅身边留了七年,姐的年龄也到了处对象的时候,家里人开始张罗着给她相亲。给姐介绍对象的很多,但真正谈得上相亲的有三次。第一次相的是个高1米8几戴着个金丝框眼镜的教书先生,工作稳定,待遇优厚。姐说他满腹诗书,温尔文雅各方面都不错,但两个人没有共同语言聊不到一块,每次抬起头来和他说话都有一点自形惭悴。第二次家里给介绍了个医生,自己有个小诊所,姐要嫁过去了两个人就可以一起打理。见了几回面姐都没说什么,双方家属包括那个医生都以为事情肯定成了在张罗着选个日子走头回(把关系订下来相当于订婚)。几天后姐从医生那里考察回来一脸的不高兴坚决不同意订婚。她说男方是有个小诊所但没什么生意,男方的医术也不怎么样?很多基本的就医知识都不懂,个性又强姐对他打针的用药剂量过大提出质疑时似乎很不高兴也不太同意姐结婚以后就在诊所帮忙。他认为女人婚后就该相夫教子,男人赚钱养家是天经地义,而这七年来姐已经习惯给病人排忧解难,喜欢病人对她医术的认肯和赞赏从来没想过要离开她所钟爱的医生这个行业后还能做什么……
  
  第三次相亲是表姐介绍的。表姐说他们村里有一个小伙子比姐大一岁看起来一表人才,人也很勤快在家里什么活都干就是有点瘦,父母都是老实人,待人诚恳。姐听得有点心动就去表姐家玩,那小伙子看到姐脸都红了。姐还没见过第一次见面男生红脸的,就老想拿话逗他,问得小伙子几次都张着嘴接不上话。姐这才了解到小伙子活了25岁从没谈过女朋友,在鞭炮厂老板的车队里上班,干的也是体力活,扛着几十斤重的鞭炮往车上装,一天下来腰酸背胀,很难想象这么瘦的身板居然能每天坚持下来。家里人了解情况后开始数落表姐,说小伙子家里条件这么差,村子又那么偏僻姐过去不是跟着受苦吗?姐却说让妈看好日子,把婚事订下来。姐说男孩家里穷,并不代表一辈子穷,和男孩在一起聊天轻松也没有压力感。姐还说男孩同意她婚后在娘家开诊所,但他每周得回去三次看看父母和兄长。姐很认真的说要等到弟上大学后她才结婚,因为父母年纪大了她是大姐,该接起这个担子。男孩也很认真的说:“我们结婚了,不就多一个人赚钱来供咱弟读书吗?”就因为男孩没像前面那两个男人一样称姐的弟弟为你弟弟,而是说的咱弟弟,姐很满足地笑了,就应了这门亲事。男孩每次来了都没闲着,帮着干农活(前面两个男人都不会)到了吃饭的时间就骑着麾托车走了。时不时还送来晚上他背着电屏打的新鲜鱼和黄鳝,有事找他帮忙一个电话打过去人就过来了。
  
  时间足可以证明姐的眼光没有错,姐结婚后就一直在娘家开诊所,那男孩(该叫姐夫了)对姐也很体贴。姐在医院的时就经常忙得吃饭顾不上点,有时都没吃,落下了胃病。姐自己开诊所后姐夫经常帮着看吊瓶换姐吃饭,要么就卖一些姐喜欢吃的水果和饼干放家里,让她什么时候饿了就吃一点,不能让肚子空着。晚上姐累了不想动,姐夫会倒上一盆洗脚水让姐泡暖了睡得舒服些。四妹每次看了都会吃醋,让给她也倒洗脚水,姐夫憨憨地笑着还真给她倒来了洗脚水。白天车队没有货装,姐夫就帮着妈在田里干活,地里种菜,经常看见姐夫瘦小的身子挑着两只满满的大粪桶往地里送。以前这都是妈干的活,所以村里人也说妈找了个好女婿,儿子都未必能做到这样?
  
  由于姐精湛的医术加上对病人一如继往的细心,有耐心,医药费也比其他点诊所低,找姐看病的人越来越多,汪灵诊所也在当地小有名气了,姐高兴得合不上嘴。如今姐的儿子2岁多了,爸妈上了年纪,种点田地只够自己吃的,闲时就帮着姐看一下孩子。家里的开销大部分是姐罩着,还和姐夫商量给爸卖了一辆老人骑的麾托车。如今弟在两人的赞助下顺利读完高中考上了河南的郑州大学,看着姐越来越瘦的身体弟心疼不已,特意选修了临床医学。他说姐这一生太累,为家付出得太多,等他毕业后就让姐在家好好歇着,闲不住就开个药店打花时间。如果一定要看到有人延续医生这门职业姐才心慰的话,那就让他这个弟弟来接姐姐的班。
  
  

发表评论
草儿:
表情:
验证码:   匿名评论